鹰潭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湖江湖又见江湖全文阅读

2019/06/25 来源:鹰潭信息港

导读

  四时怪客向高教谕示意,高教谕大叫道:“徐小哥,希望你能冷静地听我一说。仙人峰的事,已经查出了真凶,云墨双奇也已经承认

  四时怪客向高教谕示意,高教谕大叫道:“徐小哥,希望你能冷静地听我一说。仙人峰的事,已经查出了真凶,云墨双奇也已经承认错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他们错怪了你,你能原谅他们的错误么?”  “杜元戎莫名其妙,不加理会,任由他叫破喉咙,也不加理踩。  倒是北剑大为不耐,冷笑道:“他不理你,你叫也没有用,算了吧,省点元气准备为保命而战斗吧。灵明怪客,来吧,拔剑。”  说罢,向后退入山梁。罡风振衣,险象横生,但他却若无其事,轻挥着剑不住狞笑。  灵明怪客一咬牙,向众人低声道:“等会儿与徐飞龙交手的人,必须向后退回,请高教谕再上前劝他一劝。现在,我们必须赌命了,我先上。”  “可是,墨大哥……”云莹惨然的叫。  “眼下咱们已经智穷力尽,不要管他了。”灵明怪客凄惨的说,拔剑向石梁走去。  双方接近,客套毕,“铮”的一声轻响,双剑搭在了一起。决斗可以开始了。  两人几乎同时飘然落在两端,在这里不能左右躲避,只能用剑气将对方的剑气迫开或是抵消,在这种情况下便是胜算在握,脚下稍一浮动,便将抱恨终生。  北剑突然疾进一步,剑闪电似的点出,好大的胆子,竟然直接冒险进击了。  “铮!”灵明怪客封住这一剑了,须眉俱张,用上了全力,将对方的剑气迫开,剑尖徐降前滑。也是一剑点出。  北剑哼了一声,手上一紧,又迫回原位,双方半斤八两,内力修为相差有限。灵明怪客在对方强大的压力下,片刻便退了两步,颇为吃力,幸好并未失去平衡,稳住了。  两人之间的战斗并不见汹涌的剑气,只有偶尔能见的流光,这并非说战斗就不激烈了,反而正是如此才显得越发激烈。两人的剑气已然快到看都看不见了,而且周边一丝响动也不见,可知两人都已经将剑法发挥到了道的境界,一丝一毫的威力都没有外泄。每次出招都恰到好处。  不久,两人开始额上见汗。胸口起伏,不易保持稳定了,双方因为一时劲气的强弱不同,因此有进有退,但进退的范围有限的很。  这种决斗下,两人已然进入剑道极尽,任何神奇的剑术也无从发挥威力了。看的只有意志与功力的较量。前者乃是关键的。这时候无论谁稍微一分心,就必败无疑,败就是死。  一刻时光过去了,双方旁观的人,都因心中紧张跟随决斗的当事人进退而发劲,感到已经有些疲乏,但决斗的双方却毫无倦意。  久久,生死关头终于到了。  灵明怪客突然大喝一声,“铮”的一声暴响,两人手中的剑突然暴裂,寸断而飞。  这瞬间,灵明怪客的右脚尖前滑,靴尖巧妙地拨挪。  北剑齐廉突然向下一挫,马步浮动。  “呔!”灵明怪客再次沉喝,一掌拍出。这是两败俱伤的打法,他这是要破釜沉舟了。掌击出,人向下一伏,一掌反拂。北剑脚下浮动,再百忙中接掌,全力反击,却未料到灵明怪客的一掌并末发出内劲,伏下时的一掌反拂却是可怕的雷霆一击。  “啊……”惨叫声震耳,北剑向侧飞落,惨叫着掉入云内,不见了,云层一涌,便无影无踪。  对面的杜元戎飞掠而下,穿越山梁如履平地,越过了活阎婆,急步冲来。  灵明怪客已经筋疲力尽地退回炼丹台,云中子赶忙迎出换下灵明怪客,叫道:“徐施主,回头是岸。”两人在山梁上接触,“铮”的一声双剑相交。  云中子已经用上了自己的强绝招,但却感到反震力奇大,只片刻间便支持不住了,即使不存心将人引过,他也必须后退。他吃力地后退,有两次都失足几乎倒下,幸好机警地稳住了。  杜元戎威风凛凛地连续飞刺,只片刻间,便将云中子追得险之又险地退出山粱,在退出一步突然没倒,扔掉剑双手着地向后一窜,脱出山梁急逃。  松溪真人大惊,恰好及时拔出剑截出,大喝道:“慢来,小友!”  杜元戎本想退回石梁,但一来逃掉了云中子感到不甘心,二来发现来的是松溪真人,登时激起了好胜之念,也被上次自己上吐下泻的情景,引起了恼羞成怒的感觉,哼了一声,飞扑而上,左手一扬,打出了三枚子午问心钉,双剑恰好接触。松溪真人救人心切,做梦也没科到高手相搏竟有人用暗器偷袭,发现不对已经来不及了。“铮!”双剑相交。  “哎……”松溪真人大叫,被震倒在地,右肩挨了一钉,怎么能不倒。  旁观者清,慧净老尼情急,脱手发出一颗念珠,跃出挥着拂尘叫道:“施主手下留情!”  杜元戎来不及躲闪,念珠击中他的右手,令他感到手上一麻,幸好未中穴道。他顿时勃然大怒,一剑振出。  “嗤!”老尼姑的拂尘碎散了。老尼姑大惊,扭头便走。  墨姑娘大惊,发疯似的,冲上疼叫一声道:“大哥,你疯了?你杀了我吧……”  剑光再闪,点向她的前胸,她向剑尖撞去。慧方大师念了一声佛号,斜刺里打出一记百步神拳。  拳劲将剑震偏,“噗”的一声响,墨姑娘撞入杜元戎怀内,剑尖从她的胁下贴衣擦过。  杜元戎一把将墨玉雯摔跌出丈外,狂追慧净老尼,他被念珠打出了无穷杀机,要将老尼置于死地而甘心。老尼伤势末痊,拂尘又毁了,除了逃走,别无它途。  众人正待追出,石梁上的活阎婆举剑大喝道:“谁敢追上来群殴,老身便送这小子下去。”  众人不知是否该追去救老尼,但老尼已经逃出视线外了,想追也来不及啦!反正老尼地形熟,也许逃得掉。南刀走下了山梁,高叫道:“姓高的,我要再会你的彩虹夺魂索,来吧!”  高教渝抽出彩虹夺魂索说道:“好吧,余老请手下留情。”  墨姑娘伏地痛哭,她的心碎了,刚才那一剑要不是慧方及时攻出一记百步神拳,她那有命在?这一剑绝情,令她痛心疾首几乎都不想活了。  众人都替老尼姑捏了一把冷汗,灵明怪客一咬牙,取了墨姑娘的剑,切齿道:“罢了,事到如今,拼了吧!”  石梁上,一刀一索正在死拼。  远处,出现了杜元戎的身影,脚下轻快,虎目冷电四射。  “圣尼……”灵明怪客惨然的叫道,提剑迎上,呀交切齿挺进,双方在半途相遇,一言不发挥剑疾冲而上。  “铮铮铮!”灵明怪客疯狂地攻了三剑,力竭后的他已经发挥不了威力。  杜元戎沉静地接了三剑,突然喝声“滚”!剑光如匹练,闪电似的射向灵明怪客的左胸。  灵明怪客本能地向右一闪,一脚踏在一个大石坑内,“蓬”的一声跌了个双脚朝天。  杜元戎竟然不追取性命,大踏步向前走。  墨姑娘悲从中来,流泪满脸地迎上,手上多了一把八寸小匕首,放在心口上,拦住徐飞龙颤声叫道:“大哥,我自杀在你面前,你该满意了吧?我不怨你,只求饶了他们,我死了也九泉明目,徐大哥……”  杜元戎虚空一抓,她手上的匕首摹尔失踪。“噗”的一声响,她摔倒在杜元戎脚下,一言不发向石梁口走去。  慧方大师本想拦住,石梁中的活阎婆大叫道:“你们不要这小子的命了?让路。”  慧方不敢阻拦,让开去路。  “你好狠的心肠。”  云莹姑娘哭泣着叫。杜元戎头也不回,向石梁口走。元真道人心中大急,高叫道:“高施主,快退回来,以免腹背受敌。”  高教渝虚抽一索,逼南刀退后二步。索不比刀剑,可以八方进击,因此南刀无法近身,拦他不住。被他退出了石梁。  杜元戎也恰好到了石梁口,大踏步走上了石梁。  活阎婆大叫道:“和他们在石梁上决战,叫他们快上。”  杜元戎举手揉动着胸口,身形一晃,几乎掉下山梁,好半晌方再行举步。南刀向后退,石梁上容不下两个人。  活阎婆大惊,急叫道:“公子受伤了么?”杜元戎指了指胸口,一步步向前走,摇摇晃晃险象横生,委实令人替他捏一把冷汗。活阎婆大惊,等他接近伸手相扶,叫道:  “快,我扶你一把。”  双手相接,活阎婆突然疼叫一声一声,扭身飞丈外,向云海中落去。  南刀已经退过吊墨飞的木枝约十米左右,杜元戎也相距十米之外。  “咦!你怎么啦?不拉她一把?”南刀叫,向前急步奔来。  杜元戎同时到达柱旁,低喝道:“退回去,你走吧。”  南刀一怔,突然大喝一声,一刀劈出。  杜元戎长剑一挥。“铮”的一声荡开刀,剑乘势突入,点在南刀的胸前,冷冷的说道:“你走吧,把刀丢了,从后山走。”  “你……”  “在我改变主意之前,你快些走。丢刀!走!”  南刀将心爱的,仗以成名的宝刀丢下云海,垂头丧气地转身走了。  炼丹台这面的人,都莫名其妙。杜元戎经过木柱,沉静地注视着墨飞片刻,然后举步向对面走去。  南刀已经先四五丈登上峰头,急叫道:“他不是杜老弟,快走。”  天残一惊,讶然问:“怎么?你说他……”  “他不是杜元戎。”  “废话!”  “你不走我要走了……”南刀匆匆的说完,如飞而遁,快极。  炼丹台这面,慧方大师跟着云莹姑娘,向木柱奔去,要救墨飞。  天残地缺两人也对杜元戎生疑,至少徐飞龙迫南刀丢刀是眼见的事实,这件事犯了江湖大忌,天残地缺两人左右一分,挡住了石梁口。  天残右手是铁杖,左手是剑。地够只有一条腿,以拐杖作兵器,左手也有一把短匕首。  “杜元戎”在丈外止步,沉声道:“我放过你们,走吧!”天残大喝一声,踏入石梁一杖捣出叫道:“杀了你这狗东西……”  残收不回杖,却随杖向前侧方飞去,厉叫道:“怎么可能……啊……”惨叫声摆曳,坠下云海内去了。  地缺大惊,单足一点,飞退两丈,如飞而遁。  杜元戎仰天吸入一口气,拉掉头罩,转身往回走。  慧方与云莹,已经将墨飞救至炼丹台。受伤未痊仅能走动的云雷,木然地向粱口迎去。  双方在梁口相遇,云雷抱拳一礼,沉声道:“徐兄,兄弟这儿向你陪礼。”  除去头罩的杜元戎,却变成了徐飞龙。徐飞龙冷冷地注视着云雷,久久方冷冷的问:“你不是要凶手么?”  “徐兄误会了。”  “七星盟的弟兄,神驼与神鹰以及杨大姐,都是你杀的?”  “凶手不是他,他们也没死。”  “他们在徽州府城,看守着三个人,神偷、鬼窃、黄山逸士,是我回头追赶你们时,在老竹岭捉住他们的,你可到太白酒楼去找他们要人。”  “徐兄,我……我很惭愧……”  “你很惭愧?你有什么可惭愧的?”  “我知错了。一切都是因为我们的错。”  突然,电子音在徐飞龙脑中响了起来。接着眼前一花。他就发觉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任务完成,正式脱离。”  眼前白光一闪,徐飞龙发觉自己好像脱离游戏了。因为那熟悉的舱门应该不可能在游戏中存在。  推开舱门。他瞬间愣住了!  “琴梦染!!!”  他怎么也想不到他尽然会在这碰到这个女人。  “你们认识啊!那再好不过了,以后她就是你的助手。你们可要好好合作。”琴梦染身边那个明显久居上位的人笑呵呵的道。  什么助手?什么情况?徐飞龙完全搞不明白了。  看到徐飞龙的表情。那人瞬间明白了什么。  “我是炎黄星发展委员会的人事部部长张云,看来你还有不清楚的地方,那就让我做个说明吧!”  经过张云的说明,徐飞龙明白原来他玩的这个游戏不仅是娱乐而已,在另一方面还有培训考核的功能。  而他就是通过黑匣子的地狱难度从而被国家征召前往炎黄星作为特殊战力存在的特殊人才。  炎黄星是中国独有的第二家园,整个星球环境跟地球非常相似。只是有点像恐龙时期的地球。星球上有大量的珍惜物种,这些物种都是受到银河星际联盟保护的。由于有这些生物存在要开发炎黄星就不能通过暴力清理的手段。  但想要在蛮荒中开发出稳定的定居点也很容易受到野生巨兽的袭击。  正因如此这才有了这次的选拔,经过科学研究,将武道威压通过特殊仪器放大,能震慑兽群。就仿佛猛禽划定势力范围一样。  这样的好事徐飞龙肯定是不能错过的。  (全书完!)  新书已经在筹备当中了,是大蜀山的续集。在这跟还在关注的书友说一句,答应的事情我没有忘记。新书应该很快就会和大家见面了。  今天是大年初一,在这祝书友们新年快乐。  

滨州治牛皮癣专科医院哪好
开封专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通辽治牛皮癣好的专科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