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潭信息港

当前位置:

爱的神力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鹰潭信息港

导读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九点多钟时。我刚从手术室出来。  “主任,门诊上有一个病人等你一个多小时了。”小张医生说,  “哦,是什么病人?你们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九点多钟时。我刚从手术室出来。  “主任,门诊上有一个病人等你一个多小时了。”小张医生说,  “哦,是什么病人?你们先处理一下嘛。”  “我们倒是想处理,可是病人不要哩。他们一来就找您,我们说你在给病人做手术。可病人一定要等你。”说实话,病人挑医生并不奇怪,可我做了几个小时的手术,确实感到很累了。  当我急匆匆地来到门诊时,看到一对五十多岁的老夫妻坐在那里。  “请问您是林主任吗?”那个男人站起来客气地问。  “是我,是你们在等我吗?”  “是,主任。我们大老远赶来,就想请您帮我老伴看看,她乳房上长了一个肿块。已经有一年多了,刚开始时没有什么感觉,现在疼得比较厉害。”  “哦!这么长时间,为什么不早点来做检查?”  “以前不疼,也没注意。”女人低声说。  “到检室去吧!让我先检查一下。”  病人显得有些紧张地看着我。  “哦,别紧张,躺到检查台上来吧。”  当我一把触到那个包块时,我感到自己的心在下沉,一种不详的预兆略过心头,包块坚硬,直径已超过2.5cm,表面不平,境界不清,与皮肤有广泛的粘连,局部皮肤有点凹陷,我怀疑她的病情应该是“中晚期”了,也许癌细胞已经扩散,但同侧腋窝的淋巴结还没有完全固定。  医生的职责告诉我,为了对病人负责,我必须要求病人做活体检查,一是明确诊断,二是确认病情恶化程度。  走出检查室,坐在门诊上的男人站起来不安地看着我:“主任……”  “哦,没事。你们先做一个活检,再做一个病理切片,等结果出来再看情况吧。你先坐下,别紧张。”  这个高大的男人泪水夺眶而出。我看得出他心痛的感觉和那种绝望的神情。这时他听到妻子的脚步声,连忙擦干脸上的泪水。妻子出来了,他微笑着说:“没什么就好,没什么就好,我说是不会有事的嘛。”  当我正在考虑怎么跟病人解释时,她的丈夫来到我的办公室,还特地掩上门。他非常恭敬地对我说:“林主任,我想求您一件事情。”  “说吧!是什么事情?”  “我求您不要把真实情况告诉她,因为她还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只以为是乳房上长了一个小瘤子,割了就好了。”这个显得很无措的男人让我很感动了。  我略感奇怪地问他说:“你怎么确认你的妻子一定是得了不治之症呢?”  男人颤抖着,从怀里掏出一沓检查单递给我:“林主任,这是我们在乡医院看病的病历。喏,上面写了个Ca,我没敢给我的爱人看。”  “Ca”是英文cancer、carcinoma(癌)的缩写。  在这种情况下,病人家属提出这个要求并不奇怪,他们怕病人经不起打击,从而失去生活的勇气。事实确实也是这样,在临床上有许多癌症病人的死亡,并不是因为疾病本身的恶化,而是因为失去了与病魔抗争的信心,心理压力太大。看了这些检查结果,我有一种失落感,虽然病人与我非亲非故,可我知道做手术对于她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一般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都会劝病人的家属,对病人好点,让病人在有生之年多享受一些生活的乐趣。  “放心吧!我一定会向她解释清楚的,这也是我们做医生的责任。不过回去以后,你要陪她多出去走走,让她活得开心些。”  “不!林主任,请您给我们安排一下手术时间吧。”他认真地看着我。  “手术?这要看病理切片的结果。”我抬起头,同情地看着他。我知道他现在的心情。也理解他提出的要求。  “林主任,她的病在乡医院已经确诊了。”他说话的态度很坚决。  “是啊,如果确实是这样的话,这个手术已失去了意义,就是说做也没有任何价值了,只能徒然增加病人的痛苦。你再好好考虑一下吧。”我诚恳地对他说。  “我知道。可是,这个手术一定要做。请您只切除她乳房上一个小小的肿块就可以了。这样做一下,就能让她放心,让她自已知道她并没什么大毛病,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肿块罢了。这样她可以多活几年。”  看着他一脸诚恳和痛苦的表情,我看得出他是一个有爱心的男人,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是一个能让女人托付终生的男人。我被他的真情打动了,我答应为她的妻子做手术。  “这样吧,你们先去办个住院手续住下来,让我观察一下,我尽自己的努力来做这个手术。”  第二天上午,我正在办公室整理病历,同时也在等病理切片报告单。  有人推门进来,我一看是她,连忙说:“今天感觉怎么样?请坐吧。  她平静地笑了笑说:“没打扰您吧?主任。我想找您谈点事情。”  “哦,有思想顾虑是吗?”  她摇着头说:“没有,主任,是这样的。其实我知道自已得的是乳腺癌,并且已经是晚期了,是无法治愈的了。”  我惊诧地看着她:“谁说你是乳腺癌?不是,不是,你可别乱想啊!你的乳房上只是长了一个很小的小囊肿,切了就好了。”  “我知道,知道您是为我好,怕我有思想负担。不瞒您说:前一段时间,我已背着丈夫在乡医院做了检查的,这是检查报告。”她的样子坦诚极了。  “哦?”  她又说,“今天,我来找您,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请您帮帮忙,别把我的真实病情告诉我的丈夫。我不想让他为我担心,我要让他活得无忧无虑、开开心心的。”  我望着眼前的这个女人,想起她丈夫的一番话,一阵热浪滚过我的胸膛。  “林主任,我想请您早点给我动手术,哪怕是只切一点点的乳房上的肉也好。这样他就会相信我真的只长了一个小瘤子,割了就好了,他也就放心了。”  我没想到这一对很平常的夫妻,他们的爱却是那么伟大,那么无私,那么让人敬佩。  我握着她的手说:“你放心,其实你的病情真的没有那么严重,切除病灶,您就会没事了。”  “谢谢您,林主任,我知道自已的病情,我只求您不让他知道,不让他有思想负担就够了。”  “我会的,我一定替你保密。”  “谢谢您。”  就在这时她的丈夫找来了,看到女人在我这里,脸上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惶恐。  女人见他来了,笑着对他说:“你来得正好。你看,我刚才问林主任了。主任说,我长的只是一个很小的纤维瘤,切掉就没事了。就像以前王大妈的一样,你看王大妈开刀都二十多年了也没事。”女人一脸灿烂的微笑,就像是真的一样。  他丈夫也开心地对她说:“我说嘛,割掉就没事了。我们走吧,别耽误林主任的工作了。”女人站起来,丈夫挽着她出去了。当他们走出门外时,两个人都特意回过头来向我表示谢意。  他们走了,我却深深地感动在他们的恩爱之中。  病理报告单出来了。我竟然没有勇气打开它,这是我从医二十多年从来都没有过的现象。我在心中默默为她祈祷,耳畔仿佛响起了《好人一生平安》的旋律。我真的不希望报告单干上的结果与兄弟医院的结论是一样的。  我坐在椅子上,闭上眼睛定了一下神。心里想,要来的总归要来,我会尽的努力挽救她的生命。  病理检查报告上写着:右乳腺浸润性导管癌(II-III级,肿瘤直径约2.5CM),乳头未浸润,右腋窝淋巴结(3/7枚):转移性腺癌,锁骨下淋巴结(0/4枚),胸大小肌间淋巴结(0/1枚),左腋尖部淋巴脂肪:未见淋巴结,右乳晕下,结节型腺病,右乳腺癌组织免疫组化染色(SP法):ER;阳性I级,PR;阳性I级,PS2(+),C-erB-2(-)。  根据检查结果和我多年的临床经验,患者乳房癌变已定型,对侧乳房浸润性病变明显,但尚未全部异变。同测腋窝有肿大淋巴结,尚可推动。”  看完病理报告,我不禁一阵狂喜,虽然是“中晚期”,但它还没有转移病灶,“中晚期”也是一个不确定的概念。而且在临床实践中,检验或医生的诊断往往宁愿失之严,不愿失之宽。看来患者还有一线生机!当然这只是我的臆测和愿望,一切决定于手术时的实际情况吧。  手术那天,虽然我心中早有准备,计划了手术方案,为了彻底根治癌细胞扩散,我准备把原发灶及区域淋巴结作整块彻底切除,仔细剥离皮瓣,扩大根治效果,但我仍然担心失望大于希望。手术开始了,我的心也提起来,大家在无影灯下一丝不苟地按规程操作。当癌肿顺利剥离切除后,大家都和我一样,轻轻地吁了一口气。吁气的原因是,患者病情虽然严重,但还有挽救的可能,除了乳房,还没有发现扩散的迹象。实践证实了我当初的臆测和预感,我感到十分欣慰。  从医生的角度来讲,每一位医生都希望病人在自己的手术刀下发生奇迹。可在这个病人身上,我确看到了人性的光坏,他们展现了夫妻之间诚挚的感情。在生死关头,他们夫妻二人心中想到的都是对方。  从ICU转入病房后,我去看望术后的她。她的丈夫正在喂她吃饭。看见我进来,他丈夫热情地给我让坐。她也轻轻地转过头来向我微笑着。  “现在放心了吧?既没有转移,也没扩散!这次手术是非常成功的。”我向他们夫妻二人表示祝贺。  他幸福地笑了,他的妻子也微笑着向我致意。  他说:“林主任,不怕您笑话,前天手术结束出来,当我得知真实情况后,我高兴得跑到医院外面的角落里大哭了一场!”  “可以理解,可以理解。”我点着头说。  他又指着妻子说:“她晓得没事了,也流泪了。”  我微笑着对他们夫妻说:“我能看出,你们是一对非常恩爱的夫妻。”  丈夫看着女人说:“我们结婚三十二年了,从没有红过脸,她是一个非常通情达理的女人。”  病床上的妻子也忍不住了,用微弱的声音说:“就你话多。其实夫妻之间也是两好处一好吧。”说着她滚出了幸福的眼泪。  我微笑着对他们夫妻说:“你们的恩爱让我感动。是你的丈夫挽救了你的生命。据我多年来的临床经验,如果不是丈夫很好地呵护你,像你这么长的病程,一般都是的晚期了。”  女人深情地看着丈夫,然后问我说:“我的癌细胞真的没有扩散吗?在乡医院检查时,医生说已经扩散了。”  “这也不奇怪的,根据一般的规律,在没有做活检的情况下,臆断为乳腺癌中晚期扩散是可以接受的。”我极力用通俗的语言向他们做出解释。  “是这样的啊?”他丈夫似乎有点明白又没有明白地说。  “是这样的,我这样说,是有科学根据的。情绪好坏,对病情的影响是很大的。生同样病的两个人,一个精神状态好,就好得快;一个精神状态不好,就好得慢。有报告说,同在战地医院里,我方的受伤战士就好得快,而俘虏的伤就好得慢。简单地说吧,有些人到医院检查,明明没有什么大问题,可被误诊为癌症,人就立即倒下,而得了癌症的人,由于拿错了报告单,病灶却在不知不觉中缩小。——这种种情况,也许就是一种精神奇迹吧。”  “林主任,这和我妻子的病情有什么关系呢?”  我知道他并没有真正听懂我说的话,就进一步解释说:“虽然你妻子得了癌症,但由于她一直处于你的关爱和呵护之中,心情至为愉快,病情发展就比他人缓慢。在别人可能已到达后期的这段时间里,你妻子却并没有发展到后期。这样说能理解了吧?”  “这个我真的没有想到,我们一直相处得像兄妹一样,几十年了。”他傻傻地笑着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  “关键就在这里啊。”我转过脸对床上的病人说,“是你和你丈夫两个人的爱情产生了巨大的神奇力量,让你延缓了病症的发展速度,挽救了你!好了,病人需要静养,我告辞了!”  身后传来病人激动的声音:“老头子,请你代我送送林主任……”  走在走廊上,我仍沉浸在感动中。我想,当我们被别人爱着的时候,我们感动着,洋溢在内心的那朵浪花在翻腾。惟有在这个时候,我们才会体会到被一个人所爱,就是被一个世界所爱。我们就会变得十分强大有力。所以在被爱者的生命之树上,每一处都充满了阳光。在被爱者的心里,就是黑夜也充满美丽的光芒。于是就发生了不可想象地奇迹!    (林儿,2009年6月28日星期日) 共 460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好的医院治疗男科
昆明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云南癫痫病医院排名
标签

上一页:秋色平平

下一页:平常才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