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从岗出发透视2008奥运交通

2018-10-28 12:32:01

从“岗”出发 透视2008奥运交通

天安门前,长安街上,世界上车流量的交通路口之一,“岗”带队警长赵楠正在指挥交通

从“岗”出发 透视2008奥运交通

北京的交通织成了一张大。在北京奥运交通指挥中心,和指挥中心民警一起注视着这张。同心圆,一圈一圈,向着中心区域旋转、压缩,如宇宙里的黑洞,塌缩成一个光都难以透过的点;章鱼放射线从中心突围出去,试图切割、撕裂、突围。北京目前有机动车300多万辆,实行单双号限行后仍将有200多万辆的压力。数百万辆汽车小甲壳虫般在圆线与放射线之间盘桓、踯躅、辗转。红色的梗阻、黄色的壅塞……

北京抽刀断车,将330万辆车砍掉一半。神奇的景象开始在这个超大型的都市里出现了:马路上,汽车的尾部,数字高度协调统一起来。单号或者双号,一天只会出现一种。

7月20,星期日。北京市6500名交警全部撒在市区的数千个路口,带道车、清障车摆在主要路段的环岛随时待命;涉外涉奥事故处置小分队、科技系统保障小分队和奥运交通应急专业保障队全部上路;各个进京检查站,都设立了交警的执勤岗位。北京奥运交通指挥大厅,巨大的电子屏幕交替变化着图像,为奥运而新近启动的十项高科技,张开着神秘的“器官”,监控着北京路面交通的每一个动静。

赵楠带着他的警组凌晨4点多就出现在长安街上,蓝色警服,白色的手套,白色的腰带,警容严肃、整齐。

这一天是个开始。北京奥运交通正式启动,北京进入奥运状态,北京的交通警察也进入奥运临战状态。

直到晚上12点,这一天,赵楠都会呆在路上。

10车道的长安街,每分钟6000辆的汽车,如过江之鲫一样从这里通过。挺直身躯,双手平举,明确、干净、利落,车流随着赵楠的手势而行止

天安门城楼前,毛主席画像注视下的长安街上,与东西华表对应的是东西两个交通岗。

每天早高峰时间和晚高峰时间,赵楠和他的警组成员将站到东侧岗亭上去,用手势指挥长安街的交通。

挺直身躯,双手平举,明确、干净、利落,车流随着手势而行止。就像升降国旗是一个国家仪式一样,早晚高峰时间的长安街的手势指挥也是一个必须的仪式,它的象征意义远远大于指挥交通。

10车道的长安街到这里就更加宽阔起来,再加上天安门广场的尺度,这两个交通岗变得像漂泊在车流之海的孤岛,每分钟6000辆的汽车,如过江之鲫一样从这里通过。

这里一定是世界上车流量的交通路口。“世界上长安街只此一个,天安门广场只此一个,这里也可以说是中国交警岗吧。”赵楠说。

奥运的战时状态,让这两个岗位的标准又提高了很多,比如,岗位从早5点到晚12点都得有人;上岗的民警实行实名制,并且定岗、定人、定,一人把住一点,把住一个路口,每人都得保障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处理“突发事故”果断到位,不能因为处理不当而引发更大的矛盾和事件。

赵楠负责三个警区、7个警组的工作,岗位位置在天安门广场东侧路北口,职务是带队警长。对应这么重要位置的赵楠,只有25岁,身着警服的他,身材笔挺,年轻而帅气。

一个燠热的下午,陪赵楠在长安街上站岗。

在这个下午,会有很多事发生:长安街上要经过无数的车辆,和通常一样要经历无数畅通和拥堵;车流里有很多外国的中国的重要宾客的到来,长安街要实行临时交通管理措施;广场的国旗要降下来,国旗班的方阵要正步走过长安街……

气温在℃之间,午后的马路上,经过太阳一天炙烤的柏油,报复式地倾吐着热量,热力穿过人的脚底,在腰间缠绕,再一缕一缕地扑到脸上。赵楠黄绿相间的反光背心下的蓝警服,很快就被汗全部湿透了。

19点42分,太阳滚过故宫西北的角楼,国旗班的队伍已经在天安门的半圆形门洞里整队待发。

队伍走过金水桥。这个时间经过精确计算,到秒。赵楠通过无线电通知东西两端的交通岗,阻断交通,仪式毕,长安街的汽车如遇阻的洪水突然找到出口,立即汹涌起来。

保证仪式,但又限度地放行社会车辆,于是才有如此精确的计算。

随着奥运的临近,帅府园的民警们出勤时身上都装着一种卡片,这是赵楠设计的。上面是一些中英文对照的单词和句子:“你是不是奥运官员?”、“你有没有受伤?”、“请通知你的大使馆”。还有故宫、天安门怎么说,前面路口向左转等等。

因为临近天安门和故宫,帅府园的民警们在执勤时经常会遇到外国人。时间久了,赵楠发现“会遇到持国际执照的外国人,到中国不会走中国的路。”各国的交通法规是不相同的,另外还有一些特殊的限制性规定,特别是在长安街这样特殊的地方,外国人常常搞不懂。而在中国骑自行车转的外国游客,也常常犯错。宽阔的长安街会让他们无所适从,而在国外,自行车的左转道往往是街道的里一条,而在中国,那里是快车道。“如果他骑错了地方,会很危险。”

赵楠还发现,实际上遇到外国人违反交通法规,民警中还存一个敢不敢上前沟通的问题,其次才是能不能沟通。

赵楠为队上的民警设计的这些中英文卡片,针对性强,简单易记。复杂一点的除有中英文外,还有汉语拼音。实在不会说的,照着上面的拼音念也行,再不行,拿出卡片直接给外国人看。在帅府园队,35岁以下的民警被要求必须能够达到和外国人简单沟通,“就算是不行,一个字一个字地蹦也得蹦”。

实行单双号限行后,将有更多的人骑车,尤其是天安门附近出现很多外国人。“外国人不了解北京夏天的天气,很容易中暑,这种情况我们曾遇到过很多,大中午,人走着走着就瘫软了”。因此,帅府园队的每个出勤民警身上都装有一个手掌大小的药盒,里而除有一小片创可贴外,还有一小瓶藿香正气水,“这个对付老外挺灵”。

超级交通

北京的交通织成一张大,赵楠只是中心的一个点,这个超大型城市以往所有交通问题的结,要在7月20日到9月20日之间完全打开

红通通的北京结,这个城市的文化象征。

用这个北京结比喻北京的交通,那纵横的南北交通路线,串连着这个城市成为一个整体,但也扭结着这个城市,成为一个解不开的结。

但这个超大型城市以往所有交通问题的结,要在7月20日到9月20日之间完全打开。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为了奥运,北京用了7年的时间打造了奥运智能交通管理系统,在7月11日这个系统启用的发布会上,交通管理部门向展示了“现代化交通调度系统”、“交通事件自动检测报警系统”、“单双号自动识别系统”等十项高科技。也就是说北京的环路、快速路和主干路全部“长了眼睛”,所有的车辆、行人包括执勤的警察,都在注视之下。

北京的交通已经织成了一张大,赵楠只是这张中的一个点,如果说他特殊的话,就是他是这张中心的一个点。

在北京奥运交通指挥中心,和指挥中心的民警一起注视着这张。同心圆,一圈一圈,向着中心区域旋转、压缩,如宇宙里的黑洞,塌缩成一个光都难以透过的点;章鱼放射线从中心突围出去,试图切割、撕裂、突围。

数百万辆汽车小甲壳虫般在圆线与放射线之间盘桓、踯躅、辗转。红色的梗阻、黄色的壅塞。

2008年7月13日,早高峰时间。单兵定位系统。点击打开,数千个卡通交警形象活跃在巨之间,他们是北京的交通警察,奥运会到来之前,像下棋布子一样,他们被分布在北京的各个路口,他们每个人的岗位都在交通指挥大厅的屏幕上显示,遇到突发交通事故点,大厅里只要点击离事故点近的那位警察,他立即会在几分钟之内奔赴现场。

如果向着北京的同心圆的中心点击,赵楠就出现了:姓名、警号、职务、岗位。

科技手段的运用,已经让北京的交通状况到交通指挥大厅再到各区交通支队再到路面上的民警成为一个立体的体系。赵楠是这个体系的一个末端。

7月13日北京市公安交管局的发布会公布,北京目前机动车保有量在334万辆,并且每天以2000辆的速度递增。 从发布会现场出来,打车,看着一辆一辆的车平铺在二环路上蠕动着向前,便问出租车司机如果334万辆车都摆在路上,整个二环路外加一条长安街能摆下吗? “不可能,就是把三环加上也够呛”,这个回答让大吃一惊。 交通的巨大压力层层分解下来,赵楠这样的交通民警身上就会承担很多的重量。 北京奥组委曾经承诺,从运动员驻地到比赛场馆平均耗时不超过30分钟、市区快速路高峰时段车速公里。北京的交通现状实现这一目标并不是件易事。 曾看到在一个并非高峰时段北京交通状况的数据:城市快速路:低于20公里的拥堵路段26条;公里的124条;城市主干路:0—10公里的2条;10—20公里的52条;20公里以上的80条。负责信息发布的民警告诉,这已经是北京很好的情况了。 赵楠说,为解决畅通问题,他们会和交通指挥大厅保持密切并且畅通的信息联系,及时处理路面上的问题,尽量减少交通的堵塞。他举例全国两会召开时既照顾两会车队又照顾社会交通的例子,车队带队车的GPS导航系统将行车速度和位置实时地告知路上的赵楠,赵楠则将路面上的交通情况通报车队。“在遇到社会车辆流量大的时候,带队车会把车队的速度降慢下来,地让行了社会车辆。”赵楠举例说。 北京奥运会期间将有万名运动员和教练员、2万多名注册媒体工作人员、数百万观众和旅游者,这将带来巨大的交通流量。尽管实行了单双号的限行措施,但到时北京仍将有200多万辆机动车的压力。这里面还有世界各国元首、政府首脑、王室成员、国际奥委会官员等需要保证安全和畅通的人物。 帅府园队为奥运准备了34个预案,并且这种演练从申奥成功就开始了。东城支队准备了100多个方案。“所有的方案都围绕着如何保证平安,保证畅通”。 培训和演练几乎每天都在进行,民警们都在路上执勤,能聚到一起的整块时间几乎没有,于是培训常常是半天的,或者是一两个小时的。外语、礼仪、急救、事故快速处理、应对突发事件、特勤等等。 “这会让我们学会很多。过去在这方面的经验太少。”韩队长说。 “铁人”开口笑 纪律是“铁的”,但“来中国的人,看到的中国警察一般来讲首先是交通警察,作为中国警察的形象代表,我们要微笑” 赵楠是帅府园队的标兵。帅府园队是北京交管局的标兵单位。从这个队所管辖的范围就可以看出它的特殊性:东西横向从东长安街到建国门;南北纵向从南北池子到天安门广场周边,一直到前门大街。115人的民警队伍,党员70人。队里的韩得东队长说,新警分配到这个队,和谁住一个宿舍都是有意安排的,目的是让老民警带着他们成长。 赵楠是这样的老标兵单位培养的“新时期的标兵”,外语水平高,综合素质高,而另一个老标兵是陈巍,十年如一日纠正违法多,被市民投诉少,站在路上动作规范,被称为“铁人”。帅府园队的韩队长在介绍时说。 赵楠和陈巍这样的典型在奥运这样的大任务面前,肯定是要领好头,带好队伍的。 所有的标准都按照奥运的标准来要求,但做到什么程度才能确保万无一失谁心里也没底,只有多做,再多做。工作超量,警力不足,7月20日后将有很多民警连续上18小时到24小时的岗,连轴转很正常。 考虑到有的民警可能吃不上饭,一支由老年退休民警组成的“夕阳红志愿团”已经成立起来,他们负责将水和饭送到岗位上去。 一连8小时、10小时地站在那里,体力消耗很大。 队里的所有家底都拿出来使用,保证奥运需要,后勤人员将所有的电池充满电,保障无线电台的使用需要;家属也慰问过了,党支部在7月走访了所有民警的家庭,这是征得家属的谅解,也是组织的关怀,同时也是组织的要求,奥运会必须支持,谁也不能打折扣。 除此之外,还要微笑。在北京交管局全局范围内开展的“微笑北京交警”活动中,长安街上的“中国交警岗”更是要成为典范。 “开口说好句话,结束时说好一句话,形象是我们的生命线。”帅府园队的宣传干事曾庆辉说。 为此,帅府园队特意在办公楼的走廊里安装了一面大镜子,方便交警们上班之前先照照自己。 着装严格要求,手套、腰带要白,站岗要站在马路中间,要有精、气、神。 交警在路上,“来中国的人,看到的中国警察一般来讲首先是交通警察,作为中国警察的形象代表,我们要微笑”。 但是纠正违法,罚人的钱,让人把钱掏出来本身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这是交通民警都知道的。面对那么多司机,有时候执法并不那么容易。 但纪律是“铁的”。在帅府园队办公室的墙上,贴着“六不准”。条款中有“不准损害党和国家声誉”,还有“不准冷硬对待”、“不准粗暴执法、冷横硬推”等等,尤其是所有的涉外事件,将是被认真严肃对待的事件。 北京的路上,是蒸腾的热浪。一天的炙烤后,晚8:00赵楠和他的警组还要执行夜查酒后驾车任务。这是北京为了安全奥运而进行的集中整治交通环境的一项工作。这一晚,赵楠他们要查数千辆车。 建国门桥东北辅路上,几组人分别开始拦车,车辆并不需要完全停下来,怀疑有可能喝酒的司机,向检测仪吹气。 9点15分,一辆京KD号牌的车被拦了下来。显示器显示,这位司机酒后驾车。 “今天很可能要查到深夜12点,明天从早上5点左右的升旗仪式开始,我们就上岗了”,“我们每天就是这样度过的。”赵楠说。用简单、重复、高强度的劳动换取北京良好的奥运交通环境,作为一位交通民警,他别无选择。

筑志红中麻将
电子看板
福城前海新纪元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