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潭信息港

当前位置:

揭秘慈禧的另一面像个小姑娘化妆品香水一大堆

2019/06/11 来源:鹰潭信息港

导读

太后总是先梳头后洗脸,她就像年轻女孩儿一样精心打扮,如果太监梳得不合适,她就会像个小姑娘一样大惊小怪地指出来。她有几十种瓶瓶罐罐,装满了各种

  太后总是先梳头后洗脸,她就像年轻女孩儿一样精心打扮,如果太监梳得不合适,她就会像个小姑娘一样大惊小怪地指出来。她有几十种瓶瓶罐罐,装满了各种香水和香粉,还有很多香皂。等洗完脸,她先拿一块软毛巾轻轻擦干,然后再洒上用蜂蜜和花瓣制成的花露水,扑上一种味道浓郁的粉红色香粉。

  入住宫中

  正像我前面提到的,我们所住的房子,包括四个大房间和一个大厅,母亲、妹妹还有我每人住一间,第四间是给丫鬟们住的。太后还派了一个太监来照顾我们,这个太监告诉我们,除他之外,太后还派来了四个小太监供我们使唤,如果他们不听话,我们可以告诉他。他还说他姓李,不过宫里姓李的太监实在太多了(包括总管李莲英),要想分清他们,其实挺难的。

  辞别太后后,我们走了很久才到达我们的住处。李公公指着我们右边的一处宫殿说,那就是太后的寝宫,我们刚刚就是从那里出来的。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两个地方离得那么近,我们却走了那么久的时间,于是便向他打听。他说,我们的住处位于皇上寝宫的左侧,太后下令将我们的住处通向她寝宫的路给封死了,原因是什么,他现在不能说。他说:“你们看,这地方本应该正门朝东,现在却朝着湖。”

  湖上的景色非常漂亮,我告诉李公公这个朝向我很喜欢。他笑着说:“等你在这儿待久了,知道的事情多了,就会发现这是个怪异的地方。”他的话让我满腹狐疑,但我却不想去多做打听。

  李公公还告诉我们,皇上的寝宫就在我们后面,和太后的寝宫差不多大。我们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能够看到皇上寝宫屋檐上伸出的树枝。皇上寝宫后面还有一幢建筑,也有一个很大的庭院,不过房子比较低矮,李公公说那是皇后的寝宫。那座寝宫的两侧各有一排房子,他说左边的那排本来是瑾妃的卧室。两座宫殿之间本来有路相通,但是老佛爷——李公公就是如此称呼太后的——把路封死之后,皇上和皇后如果想要来往,就必须经过太后的寝宫。我估计这就是太后随时监控解皇上和皇后一举一动的办法吧。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挺新鲜的,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感想。我有点担心李公公还会告诉我更多稀奇古怪的事情,所以我就告诉他我累了,想要回房休息了,于是,他便退下了。

  我终于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环视四周,我惊喜地发现这里的装潢非常考究。屋子里面陈设着紫檀木的家具,上面盖着红色的锦缎,窗户上挂着红色的丝窗帘。几间卧室都是如此。正面的窗户下,沿墙是一排用砖砌成的炕,上面的炕罩也是紫檀木的,四周有木头做成的帷架,悬挂着红色的床帏。这些炕非常奇怪,由砖建成,正面中央部位有一个炕洞,冬天时候,可以在里面烧火,以便烤热砖头取暖。白天炕上会放着一个小桌子,到了晚上就会搬走。

  我们进屋没多久,就来了几个太监,他们给我们送来了晚饭,并且布置在大厅中央的一张桌子上。他们告诉我们,这些饭菜是太后吩咐送来的,太后说让我们随意享用。我们都非常累了,所以并没有吃多少。

  就在我们准备休息的时候,李公公又来了,他告诉我们明天5点钟必须起床,不能迟了。我叮嘱他明天5点来敲我的窗户叫醒我。之后我们就躺到了床上,但并没马上入睡,而是聊起了白天的事情,因为这一天发生的一切对我们来说是那样的新奇。后来,我们聊着聊着就睡着了。仿佛才刚刚睡着,我就听到了有人在敲我的窗户。我一下就醒了,问怎么了,一个太监告诉我,已经5点了,该起床了。

  太后的起居

  我立刻爬起来,打开窗户向外看,只见天色已经破晓,天空中满是美丽的绛色朝霞,并映照在平整如镜的湖面上,这一景象简直美极了。远远看去,太后的牡丹山上也是霞光四射,百花盛开。

  我赶紧开始穿衣打扮,前往太后的寝宫。

  在路上,我看到皇后坐在走廊里面,便向她请了早安。瑾妃也在那里,不过已经有人告诉过我们,不必向她请安,因为她在宫里并没有什么地位。此外还有一些小宫女,很多我都没有见过。皇后把我介绍给她们,说她们也都是女官。她们都是满族大臣的女儿,有几个非常漂亮和机灵。皇后告诉我,这10个女孩儿刚刚开始熟悉宫里的礼仪,还不能去太后跟前办事。她们全都穿着漂亮的旗袍,款式和皇后穿的一模一样。

  和这些女孩儿聊了一会儿,我便跟随皇后走了进去,路上碰到了四格格和一个年轻的寡妇——元大奶奶,她只有二十四岁,是太后的侄女。她们全都在忙忙碌碌的,准备着太后要用的东西。皇后告诉我们,我们必须立刻去太后的卧室,伺候她穿衣打扮。于是我们马上开始行动,先进去向她请安:“老祖宗吉祥!”太后还在床上,她笑着看着我们,问我们睡得好不好。我们便告诉她,房子很舒适,睡得挺好,等等。但我心里想,虽然我们在那仅有的一点时间里睡得很好,但是那时间却不够一半呢。头一天奔来奔去的,对我们来说真的非常辛苦,而且我们初来乍到的,还非常不习惯,总有一种疲于奔命的感觉。她问我们是否用过早点,我们说还没有。她就责怪李公公不该忘了给我们准备早餐。她说:“你们在这儿不要拘束,想要什么管他们要就是。”然后她就起身穿衣。

  太后习惯穿着衣服睡觉(这里我应该解释一下,尽管太后是穿着衣服睡觉的,不过她每天都要换干净的),所以她先穿上她白绸袜子,然后用漂亮的带子在脚踝上扎了起来。接着她穿上了一件柔软的淡粉色的衬衣和一件绣着竹叶的丝绸短袍,因为她早上总是穿平底鞋,所以通常都不会穿长袍。穿好衣服后,她走到窗前的两张长桌边,那两张桌子上摆满了琳琅满目的洗漱用品。

  太后梳洗的时候对母亲说,她从来不让丫鬟、太监或是老妈子碰她的床,她觉得他们脏,所以这些都是由御前女官来整理的。说到这儿,她转头看着站在一边的我和妹妹,说:“你们俩不要认为御前女官还要做仆人的活有多不舒服,你们想想,我这么大年纪了,都可以当你们的祖母了,你们为我做点事情也是应该的。轮到你们的时候,你们可以指挥别人干,不用自己去动手的。”

  然后太后对我说:“德龄,你对我的用处很大,我让你做一等女官吧。你不用做太多杂事,只管负责接待外宾的事情,并且为我翻译就好了。另外,就是帮我照看一下我的那些首饰,别的粗活都用不着你干。容龄嘛,想做什么就自己挑。你们俩,还有四格格和元大奶奶,你们四个人一起做事。和她们,你不要太客气,如果她们对你不好,你尽管告诉我。”

  受到这样的重用,我自然满心欢喜,不过我知道照规矩我应该谦让一番。所以我先谢过太后的恩典,然后说自己德才浅薄,恐怕难以担当如此重任,不免辜负了太后的一番美意,我更愿意先从一个普通的女官做起,我一定会勤奋学习,希望日后能够更好地服侍太后。还没等我说完,太后就大笑起来,说:“够啦,别说了!你太谦虚了!不过这正好说明你聪明,一点都不自以为是。虽然你在国外待了那么多年,但还能知书识礼,真是个标准的满族姑娘,我真是高兴啊。”

  太后很爱开玩笑,常常以此为乐。她说让我先试试,如果我做不来,她会狠狠责骂我,再找别人来代替我。既然她都这么说了,我当然只好接受了任命,于是我走到太后的床前观察她们是怎么整理的。这是我的工作之一,所以我一直看着她们整理床铺。我发现这其实很简单。首先,太后起床后,被褥会被太监们拿到庭院里面去晾晒。然后有人负责用一把刷子把太后的雕花木床扫干净,之后铺上毡子,铺上三层黄缎褥子,再铺上几条不同颜色的绣着金龙青云的软绸褥单。太后有好几个枕头,全都有着精美的刺绣,白天的时候就放在床上。有一个枕头比较特别,里面装的是茶叶,据说睡这种枕头可以明目,这是太后平时用的。此外,太后还有一个形状非常奇怪的枕头,大约12英寸长,中间有一个3平方英寸左右的洞,里面装满了干花瓣。之所以留这个洞,是因为太后侧躺的时候把耳朵放进去,就能听到所有细微的声响。我估计任何人想要走到她近前,她都会有所察觉。

  在黄色绣花床单上面,叠放着几条不同颜色的被子,有淡紫色的、蓝色的、粉红色的、绿色的和紫罗兰色的。床的顶部有着精雕细刻的木制床架,这是用来挂白色绣花绉纱罗帐的。床架上还挂着许多薄丝的小网袋,里面装满了香料,散发着浓郁的香气。这些香气十分强烈,不习惯的人反而会觉得不舒服。太后非常喜欢麝香,在所有场合都会使用。

  大约花了15分钟,太后的床就整理好了。我转身发现一个太监正在给太后梳头,于是我站在太后身边看。尽管年纪已经很大了,但太后依然有一头美丽的长发,其乌黑柔亮,如同天鹅绒一般。太监将她的头发从中间分开,梳到耳后,然后折回到头顶上,盘成一个紧紧的发髻,再梳成一种叫做“滚髻”的满族发型,用两根大簪子别住。太后总是先梳头后洗脸,她就像年轻女孩儿一样精心打扮,如果太监梳得不合适,她就会像个小姑娘一样大惊小怪地指出来。她有几十种瓶瓶罐罐,装满了各种香水和香粉,还有很多香皂。等洗完脸,她先拿一块软毛巾轻轻擦干,然后再洒上用蜂蜜和花瓣制成的花露水,扑上一种味道浓郁的粉红色香粉。

黑河治疗癫痫病
深圳的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鹿泉的整形美容医院排名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