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潭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不世妖孽第五十七章竟不知天高地厚

2020/01/24 来源:鹰潭信息港

导读

不世妖孽 第五十七章、竟不知天高地厚殉情崖是山脉的尽头,北面犹如斧断,涯高千丈,下面又是深不见底的裂谷,若是从崖上摔下,绝无生还的可能

不世妖孽 第五十七章、竟不知天高地厚

殉情崖是山脉的尽头,北面犹如斧断,涯高千丈,下面又是深不见底的裂谷,若是从崖上摔下,绝无生还的可能。

萧玉甄屹立在崖上,面朝北方,俯瞰崖下,衣袂飘飞,桀骜影只,过往遭遭,怅然所思,待弟子带着无障和秦陌瑶从身后走过,转过身来,飘飘跃到队前,带领弟子下了山崖。

未行多远,只见前方将近百人穿着各色衣衫,分为六七群,呈燕翅型,挡住了去路,显然就是荀清柔所说的在寻找无障的那些人,其中就有无障见过的萧惊鸿和常不余。

这些人大部分是来十万大山寻找封印的,不知都是从何处得到的消息,无障解开了封印,落到了萧玉甄的手中,所以在此等待。

常不余眼扫萧玉甄和身后的无障,突然发现了令他倾心的秦陌瑶也在其中,被封了穴道,动弹不得,神情沮丧,一时间想不明白萧玉甄为何要这么做,只待留心观察。

萧惊鸿曾经见过萧玉甄,上前拱手笑道:“多年未见,圣母风姿更胜从前,神仙见了都生嫉妒啊!”

萧玉甄格格笑道:“你们在这里等本宫就是为了恭维这几句话?”

萧惊鸿看了一眼萧玉甄身后的无障,慈笑道:“不敢隐瞒,在下听闻无障小兄弟还活着,现在圣母手中,有一事不明,等在这里想问他,还望圣母通融,容我进一步相问!”

萧玉甄道:“哦,难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既然想问,那就当着众人的面问,无须进一步说话!”

萧惊鸿也知道萧玉甄不可能给他这个机会,嘿然笑道:“这倒不是,在常羊山时,在下得到一颗金丹,后被陆吾夺了去,当时,小兄弟也被陆吾带走,生死不知,现小兄弟既然活着,想必一定知道那陆吾去了哪里,和那金丹的下落。”

许多人只听说无障解开封印,具体情况却不是很清楚,听萧惊鸿如此问,才知道那里竟然有金丹,目光纷纷投向无障,等待他的回答。

无障早已料到他们会如此相问,平静道:“陆吾被倒塌的常羊山压在其下,金丹都在它的腹中,如若不信,你们可将那些山石移走,就会发现它。”

常羊山倒塌之后,这里的一些人也去过那里,若要是陆吾被压在下面,任凭他们挖十几年也挖不到陆吾的尸体,无障如此说,可谓死无对证了,常不余上前问道:“它为何被压死,常羊山为何会倒塌,而你又是如何逃出来的?”

无障缓缓道:“我被它带入到深潭中之后,就昏迷了,等醒来时,发现又回到了封印处,那时你们都已经离去,它将那三颗魔石又连同另外两颗魔石,放在那个封印的五个孔内,当五颗魔石消失在里面的时候封印就解开了,打开封印之时,陆吾跳了下去,常羊山就开始倒塌了。”轻咳一声,继续道:“情形危及,岩石不断地向下落,我只在解开封印之时,看到下面有八条巨大的锁链和一个巨大盾牌,就急忙寻找一个山洞向外逃,当我逃出洞口时,整个山洞就全塌了下来,外面一片废墟,陆吾想必也被压在那山下了,我见到的就是这些。”

无障说完,众人就开始嘁嘁喳喳地推测,不过没有几个人会信无障的话,萧惊鸿问道:“那陆吾为何要单独带你离开,待我们走后,为何又将你带了出来,去解开那封印呢?”

无障平淡道:“那巨斧上的字我识得,那是与刑天所著的曲谱,我当时所念的就是那曲谱,陆吾听到后,就将我带走,也许就是这个原因。”

常不余上前斥道:“你说的话无凭无据,狂编滥造,休要欺骗我们,快如实招来!”

话音刚落,‘嗖’的一声,一道黑芒射向常不余,他没想到在说话期间,有人竟突然出手,大骇之下,那裹满黑气的飞镖已电闪至身前,若是被射中,胸前定然被穿个窟窿,可这飞镖速度太快,他又疏于防备,想要躲闪,已经太晚。

就当那飞镖眼见又要射中常不余之时,常不余的身体被轻轻推开少许,身后一柄长剑从他的身侧刺了出来,‘铛’的一声,飞镖击在剑尖之上,长剑一弯,将飞镖弹落在地。

出手的是常不余身后的一位身穿蓝色道袍的老者,此人头戴道观,目光如电,面色红润,三绺青须,身形略胖,几乎在刹那间出剑,将飞镖拦截,可见修为与萧玉甄不相上下,正是常不余的师父,龙泉真人。

龙泉真人可谓是修真界的奇才,三十五岁得道圆满,达到出窍之境,四十岁接任嵩山掌门之位,十多年前在黄山天都峰‘论道大会’上,一记‘长虹贯日’,破开云海,名声鹤起,嵩山也因此在诸多门派中凸显出来,成为七大名门之一。

常不余惊起一身冷汗,腿肚发软,若不是师父及时出手,拦下这突如其来的飞镖,他必死无疑,惊慌之后,对师父感激道:“谢师父救徒儿!”退到师父身后,怒视萧玉甄。

龙泉真人收回长剑,微微笑道:“圣母果然名不虚传,杀人绝不犹豫,贫道今天是领教了,不过劣徒只是想问清事实,圣母就突下杀手,未免把我嵩山,太不放在眼里了吧!”

萧玉甄身在苗疆,独霸一方,虽听闻过嵩山龙泉,但在她眼里,那些名门正派都是一些道貌盎然之流,从未忌惮过,听龙泉一说,格格笑道:“你们今天拦住本宫的路,就是没将本宫放在眼里,你跟本宫说这废话有用吗?”

众人听两人说话,渐觉空气凉了起来,隐隐感觉两股强大的力量正在凝聚,不敢出声,随时准备退离一旁,以免这两大散仙级高手打斗起来,伤及无辜。

龙泉笑道:“我们来此只是替劣徒问清楚金丹的下落,并无恶意,圣母可是多虑了!”

萧玉甄面容冰冷,沉声道:“本宫从不多虑,这小子现在是本宫的人,他愿不愿说,都是我们苍山的情面,别说你们问他金丹的下落,就是这金丹在他的身上,也是本宫的金丹,你们还想来夺吗?”这几句话说的盛气凌人,霸道之极。

无障在萧玉甄身后,冷风袭面,衣衫舞动,感受到萧玉甄周身散发的凌云之势,暗自惊佩其修为,更佩服她的桀骜性格。

龙泉早闻萧玉甄其名,心狠手辣,独断专横,若不是无障落入她的手中,怎敢轻易在此拦截,修到了散仙之后,若是不能飞升成仙,修行一世,可谓徒劳一生,据常不余紧急传信,叙述当时情形,无障奇怪地被陆吾带走,而后又是常羊山倒塌,封印是他解开的,已毋庸置疑,他在里面见到了什么,得到了什么,这是所有的人想知道的事情,甚至是浮想联翩,来此的这些人同他一样,都是想撬开无障的嘴,抢夺他所可能得到的东西。

眼观萧玉甄,似乎受了不轻的伤,真气有些不稳,若是此刻与她争斗,胜算把握虽大,但也绝非易事,弄不好两败俱伤,那时,再与其他门派相争可就难了,本应该让那些门派先动手,他伺机而动,夺取无障,可没想到,萧玉甄如此嚣张,二话不说就对常不余下狠手,说的话又令他颜面无存,不留余地,若是忍下了,那嵩山今后可就抬不起头了,想到此,微微一笑,对无障道:“那金丹可是贫道的弟子首先发现的,若是在小道友身上,还请还给我的弟子。”

无障淡淡道:“不在我身上。”

龙泉道:“小道友不要怕,我们今天来了这么多人,只要你说出实情,我们定然会为你做主。”言外之意,只要你说出被萧玉甄挟持,我们就会群起而攻之。

无障道:“我已说出了实情,除了这些我什么都不知道。”已是冷言拒绝。

萧玉甄听无障如此说,格格冷笑:“你们都听到了吧,话也问完了,本宫没时间在这跟你们耽搁,快让开,本宫要回苍山!”

这些人哪舍得就这样放她们过去,都站在原地不动,但也不敢带头动手,左顾右看,迟疑不决,常不余趁机喊道:“你竟敢劫持峨嵋弟子,快将她释放了,否则别想从我们这里过去。”

多数人虽看出在苍山弟子的人群中有位貌美少女被束缚,却不知其来历,听常不余问起,方知是峨嵋弟子,暗想:“萧玉甄抓她干什么,难道也和解开封印有关?”若是这样,那就有借口‘出手相救’了。

萧玉甄轻蔑笑道:“本宫想抓谁就抓谁,管她是那个门派的,你们若想要放她,自己来夺,哦,差点忘了,这里人多,顺便告诉你们,你们可以将本宫的话传播出去,峨眉山弟子秦陌瑶在我的手中,三日之内,若是冷慕雪不现身苍山,我会让她的女儿身败名裂,变为废人。”

龙泉周身真气暴增,犹如陡然崛起的巍峨山岳,气势磅礴,道袍舞动,凛凛生风,所在的草地,枝叶吹倒在地,唰唰作响,形成一个直径三丈的漩涡,身后的弟子被真气所荡,向后倒退,慢慢抽出手中长剑,冷冷道:“不削削你的嚣张气焰,你竟不知天高地厚了!”

郑州第一人民医院
京都儿童做检查需要多少钱呢
贵阳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
保定治疗卵巢炎费用
银川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