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潭信息港

当前位置:

母亲节给母亲献歌

2019/07/13 来源:鹰潭信息港

导读

我的母亲,今年已经六十多。满头的发,已成了霜的颜色。可她的身体,依然很硬朗。她的心情,每天都舒爽。每晚跳舞,在那热闹的广场。看着她这样,

我的母亲,今年已经六十多。满头的发,已成了霜的颜色。可她的身体,依然很硬朗。她的心情,每天都舒爽。每晚跳舞,在那热闹的广场。

看着她这样,真不愿将她的过往去回想:

全国上下闹饥荒,小小的她饿够呛。没有东西填肚肠,差点将她小命伤。

条件慢慢有变化,转眼之间已张大。媒妁之言去出嫁,家贫如洗没有啥。身怀有孕约六甲,面黄肌瘦无米粘牙。临到日子将我生下,六个鸡蛋把月子打发。

我刚长到七个月大,一场大水冲得房倒屋塌。让人生气的是我爸,七尺男儿不抗压。一条细绳放脖下,将我们母女全撇下。这个打击实在大,几乎把母亲给击垮。

哭泣哭到嗓子哑;哭泣哭到眼肿大;哭泣哭到无泪流下;哭泣哭到谁也劝不住她;哭泣哭到不知白天黑夜的变化;哭泣哭到几天凉水不粘牙。她曾想随了父亲到地下,可有我在她的怀抱咿咿呀呀。擦干眼泪将生活的苦酒强咽下,为了养育我,带我再改嫁。

为我其它皆是题外话,重点把那人品来考察。

继父人品实在好,对我疼爱的不得了。他没有爸爸没有妈,两间草房就是他的家。隔壁既是他本家,六个孩子四哑巴。十个哑巴九个聋,讲话根本听不懂。听不懂,靠比划,谁知比划误会大。无故以为是骂他,讲理不成将人打。多少次,母亲鼻青脸肿、哭哭啼啼回娘家。多少次,父亲软磨硬泡、好话说尽接来家。

那些日子真难过,一年不知要打上多少架?母亲实在不想再将那样的日子过,外婆用了多少言语安慰她,才一次次将她劝回家。

直到有了妹和弟,笑容才往她的脸上爬。计划生育到我家,父亲二话没说结了扎。

幸福的日子很短暂,只给了母亲一个季节的转换。

那天一个客人到我家,家里只有母亲弟弟她娘俩。家中实在没有吃的啦,母亲借面招待他。一人忙完锅上忙锅下,不知不觉将弟弟忘到哪?忙完一切想起他,急忙到处去寻他。找到时,小小的他在水坑脸朝下。

母亲东找西找再找不到他;母亲千呼万唤已唤不回他;母亲的泪流成河亦换不回他;可他又时时刻刻都在家。这里、那里的每一点声响,在母亲看来那是他在那。家再也不能当成家,再住母亲的精神垮。重换地方另安家,两间茅屋是新家。

母亲再次将生活的苦酒和着血泪喝下。一切为了我们姐妹俩。用母亲的话说,身后的事情都不管,迈过眼下这道坎。两眼一心朝前看,幸福总会到身边。

天下的母亲本来就伟大,这里我更要将我的母亲夸。命运多次将你耍,用泪水将心中的委屈洗刷。擦干泪水再将脚步朝前跨,伸手去将生活的幸福抓。

人生重要的不是你都有啥,而是失去至亲至爱也不趴下。做一个坚强的小傻瓜,相信上天会将幸福抛洒。

中医治疗阴囊湿疹副作用小成果妙
昆明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昆明市癫痫病的治疗费用是多少
标签

友情链接